top of page

我与上海的30年--零冠状病毒政策后的访问记录

谷本 哲也

2023.5.23

最初以日語發表於 Iyakukeizai(藥學與經濟學),2023 年 4 月 1 日

https://iyakukeizai.com/iyakukeizaiweb/detail/177563

 5月,我又一次实现了自2019年以来对中国上海市的访问。我所在的医疗管理研究所,与上海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姜庆五教授、赵根明教授领导的团队在公共卫生方面已经持续了约15年的共同研究。此次,我与我们研究所的上昌广理事长,团队成员梁荣戎,福岛县立医科大学的坪仓正治教授,以及团队成员赵天辰和山本知佳一同访问了上海并参加了学术交流。

 这次交流的的起源可以追溯于我在九州大学医学部读大学的日子。那时的同班同学陈维嘉(现在是福冈市的骨科医生)来自上海,因为她的关系首次被邀请到她的家乡--上海观光,那是30年前的1993年。21世纪初期的摩天大楼群还没有形成,上海那时候的氛围像是回到了昭和30年代的老日本。在没有智能手机和互联网的时代,我只能依赖于纸质的地图和陈同学的导游。旅游景点的门票价格设定为中国人10日元,外国人500日元,我是一个穷学生,佯装会说中文以10元门票进入著名的明代园林--豫园,留下了深刻印象。

 此后,只要有机会,我就会访问上海,并目睹了它的迅速发展。在此过程中,因为陈同学的父亲陈统一先生时任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的骨科教授,通过他介绍姜教授等人而逐渐开始学术交流。在我们的研究所中,除了前述的梁老师和赵女士之外,也有来自上海的朱旭瑾女士。有了这些能够使用中日双语人的强大支持,使我们能够持续进行长期的中日交流。

 现在,从羽田机场到上海浦东机场的航班超过3个小时,但座位率只有40%左右,从机场到市区的上海磁悬浮列车很空。尽管冠状病毒PCR测试已被免除,只需要自我报告抗原测试结果,但是签证的获取过程仍然相当繁琐,所以还不适合随便来往旅游。

 上海严格的封锁政策结束在2022年12月7日,虽然过去了半年。市内的限制几乎都已放松,人们也恢复了正常出行。城市中的口罩使用率约为一半,白天的街道也相当繁忙。然而,餐厅的关门时间提前了,曾经深夜仍有许多外国游客在那里熙熙攘攘的著名商业区新天地,到了晚上九点之后就变得非常冷清。

然而,上海中心地区的住宅情况似乎依然严峻。平均每平方米约150万日元,高档地区则是这个价格的两倍,有大量200平方米的豪华公寓售价在5亿到6亿日元左右。带有花园的住宅大约在15亿日元左右。看到这个价格区间,就可以理解为什么中国富人为了规避风险想要购买日本的房产了。

 在与姜教授等人的联合会议上,我有机会在约50名20多岁的本科生和研究生面前演讲。这一代人出生之前,我就来到了上海,时间似乎既长又短。尽管上海的精英阶层可能也不乏拜金主义者,但我强调了通过学术研究培养人力资本,通过类似中日交流的活动构建社会关系资本的重要性,即使这不能直接转化为金钱。

 在新冠大流行期间,我与姜教授等人也在Zoom上进行了远程会议,定期举行各自的学术报告。然而,面对面的交谈可以让话题更深入、更快速地进行,我参与了日中共同申请冠状病毒相关研究的项目。此外,姜教授还向我们介绍了专门在疫苗接种领域中取得快速增长的创业公司毓舫医疗的田国良总裁,我们进行了有益的交流。

 中国的人口结构预计将遵循与日本相同的轨迹,社会结构将因为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的快速发展而发生变化。虽然中日关系在政治层面上存在一定的分歧,但我希望通过学术交流和民间互动,努力培养下一代,并能为此贡献自己的微薄之力。

Comentarios


RECENT POSTS
CATEGORIES
TAGS
RSS
RSS Feed
bottom of page